走近彭氏一家

1837 年,柯丽的祖父彭威廉 (Willem) 开了一家钟表店。这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就住在钟表店的楼上,随时欢迎任何需要帮助的人。

1844 年,在一次充满感召力的荷兰归正会 (Dutch Reformed) 崇拜仪式结束后,威廉创立了每周例行祈祷仪式,为耶路撒冷和犹太人民祷告(《诗篇》第 122 篇第 6 节)。他的儿子嘉士伯 (Casper) 及其家人继承了这一祷告传统。这样的祷告团契持续了一个世纪??直到 1944 年 2 月 28 日,纳粹士兵以藏匿犹太人之罪将嘉士伯和他的全家人逮捕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彭氏一家坚守着基督教信仰,他们的家变成了一处避难所??一间密室??为遭到纳粹搜捕的犹太人和荷兰地下工作者提供庇护。

战争年代

1943 年到 1944 年期间,避居在彭家的人通常有七位,他们都是犹太人和荷兰地下工作者。其他避难者会在彭家呆上几小时或几天,直到有其它的"安全住所"可以收留他们。柯丽则成了哈勒姆 (Haarlem) 地下组织的领导人。柯丽和"贝雅 (Beje) 小组"负责寻找愿意收留避难者的勇敢的荷兰家庭,而柯丽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藏身在此的人们。通过这些行动,彭氏一家和他们的许多朋友挽救了约 800 名犹太人的生命,保护了众多荷兰地下工作者。

1944 年 2 月 28 日,嘉士伯一家遭人出卖,盖士太保(纳粹秘密警察)突袭彭家。盖士太保设下圈套,蹲守了一整天,逮捕了走进彭家的每个人。到了傍晚,共有 20 多人被拘捕!嘉士伯、柯丽和碧茜 (Betsie) 均未幸免。那天,柯丽的哥哥威廉 (Willem)、姐姐娜莉 (Nollie) 和外甥彼得 (Peter) 也在彭家,他们都被捕了。

尽管盖士太保把整幢房子搜了个底朝天,但他们没有找到那两个犹太男人、两个犹太妇女和两名荷兰地下工作者,这些人安全地藏在柯丽卧室的假墙后面。虽然房子有警卫看守,但两天后,地下反抗组织还是成功解救了这些避难者。这六个人极力安静地呆在狭小、黑暗的密室里,尽管他们没有水,食物也少得可怜。四个犹太人被安排到新的"安全住所",三人在战争中生还。其中一名地下工作者在战时被杀害,而另一名得以生还。纳粹士兵在他们的房子里找到了地下组织的资料和额外的配给证,彭氏一家因此入狱。嘉士伯(84 岁高龄)仅十天后便在斯海弗宁恩监狱 (Scheveningen Prison) 离世。当嘉士伯被问到他是否知道他可能会因帮助犹太人而丢掉性命,他回答道:"我会为把我的生命献给上帝的古老臣民而感到无比光荣。"柯丽和碧茜在三所不同的监狱里苦熬了十个月,最后一所监狱是位于德国柏林臭名昭著的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。集中营里的生活令人不堪忍受,但柯丽和碧茜还是拿出许多时间与他们的狱友分享主耶稣的慈爱。在那个极为恶劣的地方,因为有柯丽和碧茜的见证,很多女囚都成为了基督徒。碧茜(59 岁)逝世于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,但柯丽活了下来。柯丽的侄子克里斯提安(Christiaan,24 岁)因从事地下工作被送进伯根-贝尔森集中营 (Bergen Belsen),就再也没回来。柯丽的哥哥威廉(60 岁)也是一位荷兰地下组织的领导人。因所谓的"罪行"入狱期间,他身染脊柱结核,战后不久便去世了。

柯丽的献身精神

有四位亲人为这一家族信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但柯丽奇迹般地从死亡集中营生还。她意识到她的生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,她应该与人分享她和碧茜在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里领会到的东西:"再无尽的深渊上帝的慈爱也触手可及。",以及"上帝会赐予我们慈爱去宽恕我们的敌人。"在 53 岁时,柯丽开始担任神职,这一职位在接下来的 32 年里带她走遍了全球 60 多个国家和地区!她见证了上帝的慈爱,并用"得胜者主耶稣"的要旨鼓励所有她遇到的人。

柯丽因其不懈努力而获得了无数赞许。

战后,柯丽被荷兰女王授予"战争英雄"(War Hero) 荣誉称号。1968 年,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 (Holocaust Museum) 邀请柯丽在正义园 (Garden of Righteousness) 种下一棵树,以此纪念彭家所救助的犹太人。柯丽之树至今仍苍翠玉立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柯丽的自传小说《密室》登上畅销书榜,同时,寰宇电影公司(葛培理布道协会)发行了一部名为《密室》的电影。柯丽还陆续撰写了其它多部发人深思的书籍。现存有五部关于柯丽的福音传道视频。

柯丽对上帝无限忠诚。有趣的是,1983 年 4 月 15 日,柯丽在她 91 岁生日这一天去世。在犹太人的传统里,只有神圣的人才拥有在其生日当天离世的特权!

祷告团契还在继续

彭柯丽团契继承了彭氏家族的传统,继续"为耶路撒冷求平安",并鼓励基督徒以帮助犹太人民的形式践行他们的信仰。

彭柯丽团契是由董事会管理的 501c(3) 类非营利组织,旨在鼓励美国人民为全世界尤其是以色列的犹太人祈祷并给予支持。与彭家一样,其主要宗旨是鼓励他人为耶路撒冷求平安。该组织不接受以色列国的指导和资助。

迈克?埃文斯博士 (Michael D. Evans) 是彭柯丽团契及荷兰彭柯丽基金会的执行董事。另外,他还创立了耶路撒冷祷告团,该团队是彭柯丽团契的直接外展小组。

家族照片
placeholder
Start      
Previous
Image 1Image 2Image 3Image 4Image 5
Next